<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MS芙子

      第6126章 再戰女皇墓(一)

          山谷很大,可是他能藏到哪里去?

          他孤身一人,若是被圍住了,絕對只有死路一條。

          這時,他腳下一頓,前方出現了一條裂縫。

          那裂縫,即便是怨霾中,依舊是清晰可見。

          那里有數丈寬,里面怨氣沖天。

          是地裂!

          小無極方才一陣亂跑,才發現,自己居然近了地裂處。

          早前,葉凌月收集到的信息曾經提起過,柳七變和海賊們的據點就在地裂之中。

          “海賊嘛……”

          小無極眼珠子一轉。

          幾乎是一瞬,他想到了什么。

          他沖著地裂里喊了一聲。

          “柳七變,你可想知道女皇墓的下落?”

          這一聲,小無極憋足了喊了出來。

          聲音直達地裂。

          那聲音,無論是后面追趕的秦蝕,還是地裂里的柳七變和末日妖陽都聽得清清楚楚。

          “女皇墓?”

          柳七變心頭一動。

          對方真的知道女皇墓的下落。

          “會不會有詐?”

          末日妖陽警惕道。

          “有詐又何妨,這里可是女皇山谷。”

          柳七變有些不以為然。

          雖然沒有足夠的兵力,可這里是女皇山谷。

          他迅速控制自己的念力,念力很快就感應到了聲音的來源。

          一男一女。

          男子身形高大,長得頗為俊朗。

          至于那女的,看上去氣息奄奄,一臉的驚恐。

          “那女人,可是你早點說的那女人?”

          柳七變問道。

          雖然很是微弱,可是柳七變在那女子身上,能感到一絲紅月信徒才有的黑暗氣息。

          他并不知道,司輕舞曾經被慕容老方仙所制,這氣息,就是那時候留下來的。

          “不是,那女人比這女人長得順眼一些,也強很多。”

          末日妖陽斷然否定。

          “無論是不是,這時候送上門來,卻是剛剛好。”

          柳七變陰測測一笑。

          下一刻,黑影一閃,沒了影。

          “大人,別丟下我。”

          末日妖陽焦急道。

          可柳七變哪里還會應答。

          小無極喊了一聲后,沒有立刻得到對方的回應。

          反倒是身后,秦蝕已經逼近。

          秦蝕率領著一種石雕神像,已經靠近。

          他也看到了小無極。

          “你不是四十七,把小舞交出來,我留你一命。”

          秦蝕沉聲道。

          對方身上,并無半點烙印,也沒有召喚陣。

          對方身上,卻有混沌珠的力量波動。

          只是……秦蝕蹙蹙眉,這混沌珠的波動也太弱了些,似乎弱的有些不同尋常。

          秦蝕甚至懷疑,哪怕是拿到了那一顆混沌珠,真的給小舞融合,還能發揮作用,強化小舞的體質不?

          不過眼下,秦蝕也顧慮不了那么多。

          他只有一個念頭,救下小舞,搶下混沌珠。

          “嘖,只能拼一拼了。”

          見對方黑著臉,已經氣勢洶洶殺來。

          小無極退無可退,他看了眼身后的地裂,咬咬牙,拉著司輕舞就要往下跳。

          就是這時,一股寒意襲來。

          小無極眼皮子一顫。

          肉眼可見的,一團黑氣就迎面涌了過來。

          周圍的陰冷感,驟然增加了數倍。

          他感到自己如同置身在冰窖里,他察覺到了什么。

          “柳七變。”

          一團黑影,一瞬,就鉆入了司輕舞的身體內。

          “小舞!”

          秦蝕只是數步之遙,那黑影來的太快,一瞬間,就消失了。

          “小子,你可以把手拿開了。”

          小無極感到司輕舞的身子先是一僵,旋即,她滿是驚恐的臉上緩緩扯開了一道笑容。

          小無極悚然,在對方目光的注視下,移開了手。

          “司輕舞”揉了揉自己的脖子,輕嘖了一聲。

          “這身子也太弱了些,如果不是沒得選,我真懶得附體。”

          說話間,“她”的目光落在了秦蝕以及他身后的石雕身上。

          “你是紅月信徒?”

          秦蝕蹙緊了眉。

          眼前的司輕舞看上去和平日沒什么兩樣,可又截然不同。

          她的眸里,閃動著黠光。

          她看上去,不再病氣纏身,可那眼神,就如毒蛇般。

          秦蝕在心底暗罵了一聲,惡狠狠瞪了眼“罪魁禍首”的小無極一樣。

          他以為,小無極和眼前的這個強大的紅月信徒是一伙的。

          秦蝕并非沒接觸過紅月信徒,可眼前這一位,似乎比那一位所謂的紅月祭司還要高深莫測。

          “你又是何人?”

          柳七變用了一種是像是男人又像是女人的聲音說道。

          他把玩著司輕舞的頭發,一臉的柔弱樣。

          一旁的小無極感到一陣頭皮發麻。

          “秦蝕。我不過是一個過路人。我不管你是歐虎那個月信徒也好,亦或者是其他人,立刻離開小舞的肉身。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秦蝕說話間,他身后那些石雕一擁而上。

          他們將柳七變和小無極都圍在中間。

          “原來是你。”

          看到這些活化石雕,柳七變意識到,這才是那一顆眼珠子的正主。

          “把肉身交給你也可以,不過,你必須把你身上的那件寶貝交出來。”

          柳七變笑了笑。

          秦蝕一遲疑。

          “不可能。”

          他在昆侖舊址立足的根本,就是這一顆眼珠子。

          “嘖嘖,你這么說,你的紅顏知己可是會心疼的。”

          柳七變揉著心口,一副傷感的模樣。

          可下一刻,“她”的指甲劃過了司輕舞光滑的脖頸,上面立時多了一道血痕。

          “秦哥哥,快救我。”

          司輕舞的聲音傳來。

          她很是驚恐。

          秦蝕的面色難看了幾分。

          “怎么樣,給還是不給?”

          柳七變笑著,舔了舔唇。

          “你殺不了她。”

          秦蝕臉色很快恢復如初,他淡淡說道。

          話音方落,司輕舞的脖頸上,那一道半寸深的血口子居然詭異的消失了。

          小無極一臉的目瞪口呆。

          柳七變也臉色微變。

          “她雖然體質不好,可這種尋常的傷口根本奈何不了她。”

          秦蝕聲音低沉,他一揮手,那些石雕沖了上去。

          嘖

          柳七變罵了一聲,他身形一動,一把抓住一旁還在目瞪口呆的小無極。

          小無極只覺得眼前一陣紅光閃爍,還不知發生了什么。

          “有能耐就追上來。”

          柳七變冷冷道。

          小無極還未回過神來,就覺得耳邊一陣風的嘯聲。

          “說,女皇墓在何處,否則,我就把你的腦袋擰下來。”

          柳七變的威脅聲,就在自己耳邊回蕩著。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