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div id="y9vsv"></div>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2. 無圖小說網首頁
    3. 玄幻魔法
    4. 武俠修真
    5. 都市言情
    6. 歷史軍事
    7. 網游動漫
    8. 科幻小說
    9. 恐怖靈異
    10. 其他
    11. 全本
    12. 搜書名搜作者
    13.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人皇紀 皇甫奇

      第二千三百四十四章 偷天換日,通過之法

          “你想用這縷天的力量,騙過禁制,強行闖過這里?”

          李玄圖的反應極快,立即明白了王沖想做什么。

          “嗯,時間緊迫,眼下這是唯一的辦法了。”

          王沖一臉冷靜道:

          “這是天留下的禁制,無論怎么樣,禁制力量都不會攻擊天,如果偽裝成天的分身,未必不能順利通過!”

          “可是,如果失敗了呢?”

          李玄圖沉聲道。

          禁制的力量非同小可,而且王沖說的僅僅只是一種假設,如果失敗了的話,恐怕就算以王沖洞天境的修為也要身受重傷。

          王沖沉默,此中的危險他又豈會不明白,不過現在已經根本沒有別的辦法了。

          “不試試怎么知道呢?”

          王沖沉聲道。

          下一刻,王沖心念一動,第一神胎立即從光冕神器中破空而出,王沖很快將手中這縷屬于天的氣息交到了第一神胎手中。

          “嗡!”

          僅僅是片刻的時間,第一神胎的氣息立即消失不見,而屬于天的那縷氣息則在第一神胎體內不斷擴散,掩蓋住了原本的氣息。

          “還是不夠!”

          僅僅是片刻,王沖就皺起了眉頭,圣皇留下的那縷氣息實在是過于微弱,猶如杯水車薪般,實在無法滿足需求,根本無法完全偽裝成天。

          這就像是一個一米八的成年人穿一件兒童的衣服,無論怎么努力,總會捉襟見肘,怎么也套不進去。

          “命運之石,是否有方法轉變成這種力量(天的力量)?”

          王沖沉吟片刻,突然溝通了腦海中的命運之石道。

          命運之石擁有很強大的轉換能力,不管是換血換骨,各種語言翻譯都能一定程度的做到,想要蒙蔽天的禁制,只能借助于命運之石的力量。

          命運之石中一片靜默,片刻之后,那熟悉的聲音終于響起:

          “宿主的請求無法做到,目標的性質過于強大,難以將宿主體內的力量全部轉化成同性質的能量!”

          命運之石的回復卻令王沖大為失望,不過很快,命運之石的聲音一轉,突然又說出另一番話來:

          “不過如果僅僅只是轉變宿主的氣息,完全可以做到。另外,宿主可以動用命運執政官之力,一定程度上的增長目標的力量,但是效果有限,無法大幅的增長,不建議宿主采納!”

          “足夠了!”

          王沖大喜過望,對他來說,僅僅只需要瞞天過海,蒙蔽那些禁制的防御力量,他并不需要去變成天,改變氣息,對于王沖來說幾乎就等同于天。

          “以命運執政官的名義,立即執行!”

          王沖沉聲道。

          “嗡!”

          僅僅是片刻的時間,就在李玄圖差異的目光中,王沖的第一神胎陡然一變,所有的氣息全部收斂消失,取而代之彌漫全身的卻是一種全新的力量。

          僅僅連一眨眼的時間都不到,一個全新的“天”,立即就出現在了李玄圖的面前。

          “不可思議!”

          看到這一幕,就連李玄圖都不由眼皮跳動,心中驚嘆不已。

          氣息變化偽裝他人,這一點其實李玄圖也可以做到,但絕不可能像王沖這么純粹。

          這已經不僅僅是偽裝了,而是真的變成了另一個天。

          李玄圖是見過天的,正因為如此,才會更加驚嘆王沖的手段。

          但王沖卻沒有理會這么多,完成了氣息上的變化之后,第一神胎立即破空而出,猶如離弦之箭般,迎向了上方那漫天的雷云。

          一千丈!

          五百丈!

          三百丈!

          ……

          距離越來越近,王沖和李玄圖,包括本源空間中的小魘都屏住了呼吸,盯著上方,氣氛也越來越緊張。

          “轟隆!”

          一道粗大的雷霆從天空落下,猛然劈落在距離第一神胎十余丈外的地方,那恐怖的雷電劈落之后,竟然直接在虛空中留下了一道深深的黑色溝壑,并有無窮的火光迸發而出,令人心驚不已。

          然而盡管如此,自始至終卻沒有一道雷霆劈落在第一神胎身上。

          二十丈!

          十丈!

          ……

          只不過一眨眼,王沖的第一神胎立即如同乳鳥投林般,沒入到頭頂上方那龐大的天宮禁制中,消失不見。

          “成功了!”

          在其他人還緊張不已的時候,王沖卻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他的判斷是正確的,這些強大的天宮禁制,沒有辦法分辨具體的個人,只能根據氣息來判斷侵入者是否是敵人。

          只要精準的偽裝成天的氣息,就能夠豁免掉所有的天宮禁制。

          “走!”

          僅僅是片刻,王沖就召回了第一神胎,然后如法炮制,帶領著眾人迅速穿過了這道恐怖的雷霆禁制,一路朝著天宮的盡頭而去。

          一重,兩重,三重!

          王沖的判斷沒有錯,盡管是天為自己留下的唯一通道,但是在天宮內部,天也留下了遠不止一道的強大禁制。

          這些禁制的性質,布置的陣法都各不相同,但卻同樣具備毀天滅地的恐怖力量。

          如果不是王沖想到了李代桃僵之計,偽裝成了天的分身,只怕最后耗盡了所有的力量,也難以成功抵達盡頭的天宮。

          “呼!”

          當穿過最后一道禁制,不管是王沖還是李玄圖都長長的松了一口氣,神情放松了許多。

          “現在終于可以前往天宮了,至少短時間內,不用擔心天追上來。”

          李玄圖道,原本緊繃的神情放松了許多。

          王沖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快看!”

          突然間,小魘的聲音在兩人耳中響起。

          順著小魘所指的方向,兩頭抬頭望去,只見通天之路盡頭的內部,兩側的洞壁不知何時從那種琉璃般的半透明變成了那種樹木般的翠綠色,而且仔細看去,竟然還有一條條宛如樹皮般的紋路。

          “這是真正的建木!”

          李玄圖長嘆一聲,突然開口道。

          這一剎那,他倒是有些明白為什么那些古籍上將這條通往天宮內部的通道稱之為建木,單看這一段通道,確確實實就像是置身于一顆巨大圣樹的內部。

          李玄圖甚至能夠從兩側感覺到那種樹木般濃郁的生命氣息。

          “現在的天宮必定是有殘缺的,如果我沒有猜錯,現在的這段通道才是天宮原本的樣子,也是它在古代被稱之為建木的原因。”

          “因為天宮殘缺,天才忽然在這個時候發動天宮,血祭京師!”

          倒是王沖望著四周翠綠色的通道,忽然之間想到了什么。

          廣成子說,天想要通過天宮來實現長生不死,這一點沒有錯,但王沖感覺天的動機遠不止如此。

          不過不管是怎樣的原因,都不能成為天危害大唐的理由。

          “走!天應該差不多將通道修補完全了,必須要趁這段時間盡快進入天宮內部,完成任務!”

          王沖收斂氣息,一臉沉著道。

          一路往上,沿著這條翠綠色的通道,王沖等人一路無拘無束,暢通無阻。

          在眾人的感知中,天宮那股獨特的,強烈的時空波動,也越來越近。

          距離天宮已經不遠了。

          “主人快看,那里有人!”

          突然之間,就在王沖和李玄圖準備加快速度,一路直奔至盡頭的時候,小魘的聲音突然傳入耳中。

          聽到這聲音,兩人都是心中一跳,本能的望了過去。

          這里是通天之路的內部,除了他們和天之外,正常情況不可能有人能進入,就連十二名太字輩都不一定有這種權限,但是很快,王沖就發現了端倪。

          就在距離眾人千丈開外的地方,翠綠色的通道內隱隱浮現出一道身影,只是那道身影身上氣息皆無,看起來并不像是活人。

          “這不可能!”

          王沖還沒開口,一旁的李玄圖身軀一晃,首先朝著那里飛撲而去,而很快,王沖也跟了上去。

          在這條通天之路的內部,他們確實不是唯一的,就在前方的通道內,一道身影高冠博帶,盤膝而坐,身上的衣飾也極為古老,根本不像是本朝,也不像是隋朝的。

          那人嘴角透著微笑,神情怡然自得,還隱隱透出一股傲意,而王沖目光一瞥,發現他右手握筆,左手拿著一本書卷,似乎在寫著什么。

          只是這人體內已經不存在任何生命體特有的氣息,很顯然已經死去很久。

          “魏晉名仕,南國葛氏葛朱,留筆于此……”

          李玄圖手掌一招,立即就從他手中攝過了那本書冊。

          那本書冊上的文字都是古篆體,不過李玄圖本是皇室出身,所學駁雜,這些自然難不住他。

          不過只是看了一眼,李玄圖頓時微微皺起了眉頭。

          “這應該是一個魏晉時期的古人,不過葛朱……,沒聽過!”

          這趟行動,兩人本來以為只有自己一行人,但沒有想到,在通道內還能看到其他人。

          能夠進入到這里的并非泛泛之輩,但葛朱這個名字,李玄圖從未聽聞。

          “應該是道家葛洪一脈的子孫。魏晉尋仙求道,煉丹長生之風盛行,這人應該就是其中之一。”

          王沖沉聲道。

          “可是,老師(廣成子)說過,天的天宮平常不會開放,外人也很難進入。”

          突然,本源空間內的小魘插口道。

          它的聲音一落,王沖和李玄圖的眉宇間頓時掠過一絲深深的陰霾。

          天的天宮當然不會隨意打開,更不會讓外人隨意進入,這人能進入這里,看似是自己的努力和運氣使然,但實際上,恐怕是天刻意為之。

          “奇怪,天應該對本命法器極為珍視,怎么會容忍一個外人的尸身在此,而且事后也沒有處理,最重要的是,天為什么要放一個外人進入?”

          李玄圖皺著眉頭,開口道。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